清华校长致新生:允许父母最后一次把你当孩子

11.JPG

清华校长邱勇(中)和新生在一起

来学校之前,你们是梦想家,来了之后,梦没有了,只剩下想家。

01

从昨天开始,我的朋友圈就被一个叫钟正刚的家伙反复地刷屏,我警告过他,收敛点,但他还是停不下来。

其实我也停不下来,他每发一条消息,我都及时地点上一个赞。

只因他干的事情配得上点赞。

其实也就屁大点事儿,无非就是送儿子去学校报个到。

非得说是哪所学校吗?好吧,清华大学。

你看,我正写着呢,老钟又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:清华园太大啦,迷路了。

我又点了一个赞,再加俩字:活该。

02

老钟这次能出现在清华园,得感谢我。

一开始,他儿子钟逍是拒绝让他送的,是我做通了钟逍的思想工作。

别看人家钟逍考了清华,在他眼里,还真就屁大点事,拒绝父亲送他的理由很充分:

第一、我这么大人了,搞不丢。

第二、自打我收到清华的录取通知书,你该显摆的都显摆完了,没必要再去北京显摆,清华园里个个是学霸,你儿子只是很平凡的一员,没有你显摆的空间。

第三、到了学校,有学长们帮忙带路,拎东西,这是邂逅爱情的好机会,现在的学姐爱情观很奇葩,尤其喜欢大叔,万一学姐把你看上了,我多自卑?万一把我看上了,你多碍事?

第四、至于办入学手续呀,买生活用品呀,就更不需要你代劳了,我要是连这种事都搞不定,念大学何用?

综上,钟骁认为,在他报到这件事情上,父亲没有存在的意义。

好儿子!

好儿子让父亲烦恼了,老钟承认儿子说的有道理,而且为儿子能说出这么牛逼的一通道理感到骄傲,但他就是想陪儿子去报到,说不清什么理由,但肯定不是为了显摆。

老钟向我求助,让我跟他儿子说说,同意他随行。

跟一个学霸对话,我有压力,好在有一点我一定比他强,撒谎。

我对钟骁说:你老爸有个天大的秘密,一定要到了学校才肯告诉你。

03

昨晚上,老钟给我打电话,说已经按我说的,把那个“天大的秘密”告诉儿子了,儿子感动得哭了。

秘密其实很简单:告诉儿子,我们父子俩到了必须要做一个了断的时候了。

从今往后,你不再是一个孩子,你要强迫自己独立,用成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经营好你的生活和学业。

从今往后,老爸我除了为你提供学费,将不会为你提供任何帮助。

所以,这次送你来,不是为了帮到你什么,而是为了跟你作一个有仪式感的告别。

从此,我们互不相欠,你在学校为你的未来打拼,我回家乡为我的余生努力。

我愿意看见你的未来越来越好,但如果现实并非如此,那不是我的错,你不要怨我。

当然也不是你的错,这是你今后四年付出应该得到的结果,无论好坏,你都要坦然接受。

太意外了,这么冷酷的一通话,居然能让孩子感动。可见,这真是一个特别有思想的孩子。

我从来不扶老太太过马路,只服老钟的儿子,我看好这小子。

04

近年,家长送孩子去学校报到,总被一些媒体视为一件很丢脸的事,批评家长太溺爱孩子,批评孩子太低能。

我不这么认为。孩子考上大学,是一个家庭取得的阶段性胜利,纪念一下怎么就不可以了?

就算父母要帮孩子做一些事情,也不为过。

这几天帮孩子做这些事情,是要教会孩子以后自己来做这些事情,是一种生活力量的传承,好事。

昨晚,钟正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说起一件事情。白天陪儿子去买了一些生活用品,儿子很体贴父亲,拿了很多东西,父亲只拿了少量。

走到校园里,老钟想替儿子多拿点,儿子倔强地说:“不用,我拿得到。”

这时候旁边一个声音响起:“拿得到?拿得到还是给他拿点嘛,给爸爸最后一次把你当小孩子的机会噻。”

说的是四川话,不是很纯正,和老钟父子俩一样。

当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后来在办入学手续的绿色通道上,看到他和每个新生握手,钟骁才知道他竟是校长邱勇。

邱校长是四川荣县人,能在老乡面前飚两句四川话,很亲切,赞一个。

05

给父母最后一次把你当孩子的机会吧,也给自己最后一次心安理得当孩子的机会。

正如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给新生的欢迎词那样:

今天来报到的新生请注意一下,给你们一个小小的请求。

当你的母亲想挂好你带来的所有衣服并帮你铺床时,由着她吧。

当你的父亲想向你身边的所有人介绍他自己时,由着他吧。

当这个周末你父母想跟你到处逛逛并拍照时,由着他们吧。

如果他们使你感到尴尬或者表现得很疯狂,也由他们去吧。

因为在你开启人生的新篇章时,他们同样也在开启着他们的新篇章。

无论你信或不信,这对他们来说可能比你更艰难。所以,让他们再最后一次为你们做点什么吧。

给学校周边造成拥堵?那也就一年一回。

06

想起了当年母亲送我去报到的情景。

那已经是24年前的事了,我也是不要母亲送的,但她总不放心,一定要最后把我当一次孩子。

这是我和母亲第一次出县,尽管只有不到一百公里。

母亲一路晕车,到学校后精神就很不好,但还是陪我去买了些生活用具,送到寝室,帮我挂上蚊帐,铺好床。

那天晚上,母亲睡在一个学姐的寝室里。

第二天早上,我去女生楼等母亲,学姐告诉我,母亲已经乘校车走了。那几天,有校车到我老家县城接新生,母亲为了省车费,就早早地搭顺风车走了。

母亲让学姐转交给我几十元钱,说既然乘校车是免费的,就不需要车费了。

那是我在学校流下的第一滴眼泪。

那时没有电话,我得先写信回家,差不多十天后才收到父亲的回信,说母亲那天早上特别高兴,因为她下车后,居然还赶上了去修公路。

我想,她一定连早餐都没吃。

容我哭一小会儿。

07

清华大学前任校长陈吉宁曾经这样调侃新生:来学校之前,你们是梦想家,来之后梦没有了,只剩下想家。

这句话好扎心,是每个新生的写照。

想家了,怎么破?

用力记住这几天父母为你所做的一切,记住他们的每一个动作!想家的时候,就把这些画面在脑子里回放一遍。

一遍不行,就再来一遍,直到不哭。

然后告诉自己,和爸妈共度过的地方,就是家。

没有爸妈相送的孩子,可能会更想家,没关系,无论你在哪里,你永远是父母凝视的方向,告诉自己,爸妈凝望着的地方,就是心灵的家园。

孩子们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

作者:断十六狼,《知音》杂志副主编、记者,以生产精神鸦片为己任,专业修补人性漏洞,深度解析情感困局。本号微毒,不是生活的必须品,却值得你一品再品。微信公众号:断十六狼(ID:duanshiliulang)



码库网基于大数据与人工智能,提供IC芯片交易,芯片选型分类,IC芯片丝印反查,元器件封装垂直搜索服务;结合线下PCB制造,SMT制造优势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和专业的技术支持,产品100%正品,质量/售后有保障。

转载请注明:聚龙信息网,电子产品开发,程序编程,方案公司,技术开发,大数据,信息平台 » 清华校长致新生:允许父母最后一次把你当孩子

喜欢 ()or分享